“夹带私货”扯台海,日本积极推动“北约亚太化”

“夹带私货”扯台海,日本积极推动“北约亚太化”
日本近来在国际舞台上十分活跃,多名政要密集访问亚洲、欧美国家。首相岸田文雄在提及台海局势时甚至宣称,“明天的东亚可能成为乌克兰”。随着日本与北约关系越来越密切,外界纷纷猜测,难道日本要加入北约?事实上,日方频频借一些外交活动“夹带私货”,拿中国说事,渲染地区紧张局势,炒作所谓“中国威胁”,根本目的就是为自身扩武强军寻找借口。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自4月下旬起对东南亚、欧洲展开访问,英国是其此次外访的最后一站。岸田宣称,此次系列外访是在“国际社会处于重大历史十字路口”背景下进行的,取得了“丰硕成果”。持有普世价值观的国家之间的合作越来越重要,我们将与盟友和志同道合国家合作,绝不能允许任何单方面以武力改变现状的情况在印太,特别是在东亚地区发生。岸田宣称,“在‘明天的东亚可能成为乌克兰’的危机背景下,日本正调整对俄政策,并将与七国集团(G7)成员合作实施切实的对俄制裁”。

  岸田叫嚣,“台湾海峡的和平稳定,不仅对日本的安全保障,对国际社会的稳定也很重要。我们的一贯立场是,希望通过和平对话解决台湾问题,我们将持续密切关注”。此外,他还表达了希望美国重返《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意愿。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国与国之间的合作应有利于促进地区和平、稳定与繁荣,不应针对第三方,也不应损害第三方利益。日方频频借一些外交活动“夹带私货”,损害地区国家互信与合作,这不利于本地区和平稳定,注定不得人心。

  赵立坚强调,台湾问题完全是中国内政,同乌克兰局势完全不能相提并论。日本在台湾问题上对中国人民负有历史罪责,更应该谨言慎行,完全没有资格说三道四。在涉海问题上,中方坚定维护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同时愿同有关国家通过谈判协商妥善处理分歧,维护地区和平与安宁。日方如果真的希望东亚和平稳定,就应该立即停止挑动大国对抗,多做有利于增进地区国家间相互信任、促进地区和平稳定的事。

下载

  除在伦敦举行记者会外,岸田文雄还与英国首相约翰逊举行会谈。据日本NHK网站报道,两人会谈期间,就签署有关日本自卫队和英国军队联合训练的《互惠准入协定》达成原则共识,并决定为实现尽早签署有关协定而加速推进相关工作。根据该协定,日本和英国可共同部署军队以展开训练、联合演习和救灾活动。此外,岸田和约翰逊还宣称,“面对俄罗斯的军事行动和霸权主义行动日益加剧的中国,欧洲-大西洋与印太地区的安保是不可分割的,任何单方面以武力改变现状的行为在世界任何地区都是不可接受的”。两人还就推进实现所谓“自由开放的印太”而深化合作达成共识。

  《朝日新闻》分析称,同为美国盟友的日本和英国在安保方面加强合作关系,将有助于牵制中国。为应对崛起的中国,日本希望在联合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同时,也让英国能参与其中。有观点认为,日本今年1月与澳大利亚签署协定,且日本与美国有类似的《日美地位协定》,如果日英今后也签署该协定,这不仅意味着日本与英国的安保防务关系深化,也意味着日本与美英澳“奥库斯”之间的安保防务互动将变得更为紧密。

  另据共同社报道,菲律宾海岸警卫队日前在马尼拉总部前的码头,举行了日本提供的主力巡逻船的服役仪式。菲海岸警卫队计划将两艘巡逻船部署在南海。日本期待这能成为对中国海洋活动的威慑。美媒认为,为抗衡中国,日本动作频频。

日本是否会加入北约呢?

src=http

  近年来,日本一再强调自身安全环境“空前严峻”,需要加强“遏制力”,但如果没有“真正的威胁”,即使想推动也缺乏动力。俄乌冲突成为日本突破国内禁忌,增强军事实力的“良机”。日本不仅借此机会突破了“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在近日自民党向政府提交的就年底前修改“国家安保战略”等三份文件提出的建议中,拟将俄罗斯定义为“现实威胁”,将中国定义为“重要威胁”,以此为借口建议日本将军费的GDP占比增至2%,建议日本应具备有很强的先发制人嫌疑的所谓“反击能力”等等。

     这些动作日本政府早就想做,但得不到民意的支持而延宕至今。俄乌冲突发生后,日本政府与媒体一再渲染威胁,并将俄乌冲突有意与台海问题联系,煽动子虚乌有的恐慌情绪,不少民众受骗,以至于有55%的民众支持将军费提高至GDP的2%以上。可以说,日本正极力榨取俄乌冲突的“外溢价值”。

  日本历届政府之所以一再强调“价值观”,一是为了体现与中国的“异质性”,寻求美欧一些所谓的民主国家在对华外交上的助力;二是图谋用所谓的自由、民主、人权的国际秩序来替代战后国际秩序,将二战战败国的身份洗白为“民主国际秩序的守护者”。拜登政府在俄乌冲突问题上一再声称是“民主与专制”的对立,正中日本下怀。而日美欧反俄的同时,实际上心里“惦记”着中国。

  然而北约的同盟“强度”高于日美同盟,美、欧、日的利益并非高度一致。北约的约束力比日美安保条约强很多,这也意味着美欧对日的义务要大许多,考虑到日本与周边几个国家都有领土争端,无论是美国拼凑“亚太北约”或者北约扩大到亚太,都意味着美欧可能要被动卷入涉日争端,这不符合美欧利益。

     同样对日本来说,欧洲处于亚欧大陆另一侧,与日本的地缘利益并不一致。北约之所以仍在运转,是因其地缘利益共性强,而这一点日本并不具备。一旦加入,反而日本有可能独立性受到大大牵制,这也是日本领导层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北约亚太化”等于引狼入室

SRC_HT~4

  在欧洲制造分裂、在世界制造危机和战争的北约组织,正企图将“集团政治”“阵营对抗”那一套复制到亚太地区。一段时间以来,英国已经在多个场合高调推动“北约亚太化”,呼吁应对“印太威胁”,“帮助台湾自卫”。在亚太内部,日本正在异常起劲地应和这种盘算,似乎一心想成为“北约亚太化”的带路党。

  推动这股逆流的主力无疑是美国。华盛顿近年来不断推动盟友配合其战略重心东移,一些国家甘愿为美国这一战略调整牵马坠镫,同时各打各的算盘。伦敦希望借助帮华盛顿“探路”来扩大自身原本已经衰落的影响力,而日本则想借美国的姑息纵容摆脱和平宪法的“束缚”、为军国主义“叫魂”。总之,乌克兰危机是一些西方政客眼里的一盘“好菜”,为此他们势必不断升级制造地区紧张的调门和动作。

  日本想与美西方“里应外合”,将已经在欧洲证明失败并引发严重后果的“安全模式”强行引入亚太。欧洲安全出现“死机”,恰恰说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这套系统已经不再适应今天的时代。历史经验反复表明,各国安全不可分割,一国安全不能建立在牺牲他国安全基础之上。

     北约式的集团对抗机制将地区国家强行划分为联盟内国家和联盟外国家,这只能制造更大的不安全,让各国陷入到相互拉升警报和敌意的安全悖论、安全困境陷阱当中。要缓解地区国家的安全焦虑和紧张,作为军事联盟的北约绝对是一剂毒药而非解药。亚洲的良好局面决不能被“新冷战”毁了,警惕、拒绝“北约亚太化”应成为地区各国的强大共识和集体意识。

“军事触角”不断延伸

  报道称,进入2022财年第一周,日本统合幕僚监部便对外公布本财年的大型联合军事演习计划,这在以往并不多见。据介绍,日本将举行12场大型联合军事演习,包括6场自卫队多兵种联合军演、3场美日联合军演和3场多国联合军演。

  日本防卫省称,其中最具影响力的是11月的美日“利剑”演习,这也是两国第16次举行年度大规模联合作战演习,主要检验在遭到“武力攻击”后,美日两国在海上、地面和空中的协同作战能力。此外,日本自卫队将举办3场以海外撤侨为背景的多国联演,演习地点分别位于北非中东地区、泰国和日本本土。

  作为本财年首场联合军事行动,4月中旬左右,美日两国从菲律宾海至日本海一线,连续组织为期10天的海上联合演习。其间,美国“林肯”号航母编队4艘舰艇、日本海上自卫队两艘导弹驱逐舰和多艘运补船,共同演练防空反导、战场通信、反潜作战等课目。

src=http _inews.gtimg.com_newsapp_bt_0_13196831555_641.jpg&refer=http _inews.gtim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据日本媒体披露,演习中,“林肯”号航母搭载的F-35C舰载机、EA-18G电子战飞机,还飞赴日本三泽基地附近,与航空自卫队举行空中对抗、联合作战等课目演练。日本海上自卫队官员表示,此次演习虽未列入年度大型联合军演计划,但其背景想定、课目设置别具代表性,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美日同盟关系的亲密度。

  此外,日本还与菲律宾在东京举行首次外长、防长“2+2”会谈;与新西兰达成“信息保护协议”,该协议将允许日本与新西兰交换机密信息;与越南、帕劳建立起“防灾救灾”协同机制。日本媒体评论称,日本自卫队希望通过频繁开展防务外交,强化与东盟国家的军事合作,并推动日本最终加入“五眼联盟”情报分享组织,进一步扩大其海外影响力。

  日本自卫队除公布年度大型军演计划、加强与多国防务合作外,还从陆海空多个层面提升防卫能力。据日本《读卖新闻》网站报道,日本防卫省4月新设暂定名称为“全球战略情报官”的职位,负责分析新闻报道和社交媒体贴文的真实性和意图,以防止假新闻影响舆论。报道称,此举旨在加强日本应对混合战争的能力。

src=http _photo.tuchong.com_2651653_f_616849010.jpg&refer=http _photo.tuchon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日本陆上自卫队刚刚成立的“电子作战队”,也开始执行各项任务。该部队总部位于东京朝霞驻地,主要任务是搜集和分析对手的电磁情报和通过电波干扰通信,并统一管理部署在九州、冲绳等地的相关特种部队,强化日本在电磁领域的作战能力。航空自卫队在日本最西端的冲绳县与那国岛部署编制20人的雷达部队,负责使用移动雷达进行警戒监视。航空自卫队表示,此举填补了该地区没有常驻侦察监视部队的空白,新部队的侦察范围基本覆盖西南方向主要海域。

  与此同时,日本航空自卫队引进的两架KC-46A空中加油机和1架“全球鹰”高空无人机,也于4月完成首次训练任务。海上保安厅发布消息称,为加强对周边海域的监视,日本已决定引进美国通用原子能公司的MQ-9B“海上守卫者”大型无人机。目前,青森县八户市的八户机场被初定为无人机基地,力争10月投入使用。日本海上自卫队4月初还启动“加贺”号直升机驱逐舰“航母化”改造工程,为美制F-35B战斗机在该舰上进行短距起飞和垂直降落创造条件。

  而九州新田园机场的改造工程也已基本完成。该机场满足F-35A和F-35B战斗机长期部署条件,必要时可保障美国空军12架战斗机和1架运输机,以及200多人临时进驻。对于外界关注的美日共用舰载机和两栖训练基地马毛岛的设施建设,日方明显加快进度,开始修建战机跑道等主体工程。

     对此,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谭克非大校指出,最近一段时间,日方为了扩张军力、增加防卫预算,谋求所谓“对敌基地攻击能力”,不断制造各种借口,散布不负责任的言论,这种企图突破“专守防卫”的危险苗头,才是国际社会应高度警惕和强烈担忧的。日本军国主义当年以外部威胁等为借口发动对外侵略战争,给包括中国在内的地区国家人民带来深重灾难。我们敦促日方以史为鉴,约束自身言行,多做有利于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事。


     来源:环球网、中国国防报、国防部发布、外交部网站等综合